老虎机游戏下载>综合指数>Qing调查丨世锦赛10月底开打 记者揭秘中国麻将选手

Qing调查丨世锦赛10月底开打 记者揭秘中国麻将选手

2019-11-28 14:40:56 作者:匿名 阅读量:4476

摘要:在第六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开赛前一个月的时候,北青报记者采访了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江选旗和前世界麻将冠军焦灵花,对有关“中国麻将队惨败”、“麻将就是赌博”等质疑予以回应。2003年,首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

什么?打麻将还有世锦赛?而且中国麻将队还“惨败”了?在国庆长假前,网络上开始流传着这样的消息。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10月31日,第六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就将在法国villefanche-sur-sanoe地区的beaujolais(译为“自由城”)举办,该项赛事由世界麻将组织举办,中国选手参加了此前的五届比赛,包揽了全部个人和团体冠军。

而网上所说的中国选手“惨败麻将世界大赛”的消息,其实是中国选手应邀参加的欧洲麻将锦标赛,成绩不佳也事出有因。

麻将,在中国是最普及的娱乐休闲活动,但因为长期被认为与赌博沾边而受到质疑。在第六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开赛前一个月的时候,北青报记者采访了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江选旗和前世界麻将冠军焦灵花,对有关“中国麻将队惨败”、“麻将就是赌博”等质疑予以回应。

讲述

不会打麻将的军人运动员被推上麻将秘书长

如今已步入古稀之年的江选旗谈起麻将时仍旧声若洪钟。年轻时他是八一体工大队游泳队长距离选手。退役后江选旗进入到国家体委从事现代五项和铁人三项的管理工作。

生长在红旗下、竞技运动员、军人,这些经历和身份让江选旗对麻将敬而远之,“我是八一队游泳运动员,后来搞现代五项和铁人三项,我当时觉得围棋的那些人都不是体育竞技,更别说麻将了。”江选旗回忆说,他当时不会打麻将,更没想到自己日后会去管理麻将、发展麻将。

但一本书改变了他对麻将的看法,也让他与麻将结缘。用他自己的话说,成为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是被推上去的”。

2000年,由于长期从事游泳导致听力受损,江选旗旧伤复发病休。在养病治疗期间,他看了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的一本书,书名叫《漫谈竞赛论》,这本书让他很受启发,并将这本书保存至今,现在书上还有很多用笔标注的地方。

为了更好的理解书中的内容,江选旗拜访了于光远先生,通过这次交谈他觉得自己受益匪浅。临别时,于光远对他说,既然是搞竞赛的,为什么不把麻将搞一搞?“麻将?这不是赌博吗?”江选旗脱口而出。

没想到,于光远听了这话,拍着桌子说:“赌,那是人的问题,不是麻将的问题!”

没办法,江选旗只能先圆了冷场,跟于老说:“于老,我没玩过,回头我了解一下再跟您汇报吧。”

回到单位后,江选旗找到了一本1998年中国体育出版社公开出版的国家体育总局审定的《中国麻将竞赛规则(试行)》,然后又找到了该书的有关编者了解,得知国家体委对麻将的发展一直有些看法,采取“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

关心麻将的并不仅仅于光远先生,原中央党校副校长龚育之、原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都对麻将竞技大力支持,在他们的支持下,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成立。2003年,首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在海南博鳌举行,这是中国内地第一次组织正规的竞技麻将比赛。

麻将世锦赛是唯一用使用中文表述的赛事

但是对于1998年出版的《中国麻将竞赛规则》,于光远老先生一直不认同,他认为麻将应该向全世界推广,麻将规则应该由中国制定,让全世界都按照中国的规则来开展运动。只不过,由于前几届比赛组织的时间很紧张,新规则一直没有出台,于老算是对规则暂时妥协了。

到了第三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的时候,来自荷兰、德国等国家提出,可否创建麻将竞技方面的国际组织,于是2005年世界麻将组织应运而生,于光远先生担任主席,江选旗担任秘书长。

有了世界组织,就要举办世界比赛,比赛前必须要有国际通行的规则,这个时候江选旗也面临着挑战,因为日本方面有非常详细和完备的立直麻将规则,日本也希望以立直麻将规则为世界麻将竞技规则。

最终,世界麻将组织在2006年编译印刷了《麻将竞赛规则》,规则是在各国组织的参与及建议下制定,基本继承了中国麻将的传统规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求在麻将竞技行牌时必须用中文“吃、碰、杠、花、和”报牌名。

“世界上只有麻将运动的规则是以中国人的传统规则来制定,也只有麻将运动的术语是用中文表述,这是中国人的骄傲,也表现了于光远老先生发展麻将走向世界的眼光。”江选旗说。

2007年,第一届麻将文化交流大会暨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举办,中国选手李立获得个人成绩第一名,山西介休队获得团体成绩第一名。

对话

谈争议 麻将是最文明的运动 偶然性中体现舍与得的难点

北青:您会打麻将吗?

江选旗:我以前一点都不会打,不但不会打,还反对麻将,直到受到于光远老先生的影响后,开始管理麻将,也学会了打麻将。

北青:您打麻将水平如何?

江选旗:很多人找我打麻将,想赢我,因为我是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但其实我平时也不打麻将,水平也很一般。

北青:您觉得麻将到底是不是赌博?

江选旗:于光远老先生说过,赌博是人的问题,不是麻将牌的问题,不能说很多人用麻将去赌博,麻将就是赌具。那如果玩桥牌加上彩头,能不能说桥牌也是赌博?在我看来,全世界用足球赌博的人比用麻将赌博的人要多得多,但没有人说足球是赌博工具。

北青:麻将为什么会被较多的用于赌博?

江选旗:因为打麻将容易上手,所以打麻将的人口更广泛,更具有群众基础,这就被赌博分子加以利用。

北青:那您认为麻将是个什么样的运动?

江选旗:在所有棋牌益智类运动中,麻将应该是最文明的。为什么?你看,无论是围棋、象棋还是跳棋、桥牌,要么是以大吃小,要么是以多吃少,都有一个“吃”的概念,这其实就是一种暴力的象征。可是麻将没有大小、强弱、多少的概念,四个人的牌也是平等的,只摸和吃、碰、杠对手的弃牌,然后需要通过自己的智慧进行排列组合,从无序到有序,谁先组成番种和牌算谁赢,这其实是一种很和谐的游戏和运动。

另外,麻将也是难度最大的。因为其他棋牌类游戏和运动,要么是两个人互相打,要么是两两结对打,麻将则是一打三,对手最多却又没有帮手。上家、下家、对家的牌你都要统筹考虑。可以说,麻将是益智类运动的集大成者。

北青:世界麻将组织制定的规则是“国标麻将”,也就是国际标准,但也有一些赛事在采用类似桥牌的复式麻将打法,您如何看待?

江选旗:智运会主席也跟我提过,认为麻将的偶然性太大,应该像西方的桥牌一样,用复式打法。我回答说,世界上玩麻将的人数比其他任何一项智力棋牌类的参与人数都多得多,让麻将改变规则不符合民众意愿,而且麻将的玩法是中国文化传承下来的,代表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理念,强行改成复式玩法就背离了麻将的本质。

后来也有一些人将麻将改成了复式玩法,加入了智运会。但我们仍旧坚持麻将的传统,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推广和传承,才是真正正麻将的精髓。

北青:麻将是否具有偶然性?

江选旗:麻将摸牌的确有偶然性,但任何运动都有偶然性,踢足球还有不小心踢自己门里的,这不是偶然性吗?正因为有偶然性,我们才要制定规则,通过规则的不断完善,降低偶然性。同时,也不能因为抓牌的偶然性就忽略麻将的技巧性。麻将的抓牌与出牌其实体现的是得与舍的关系。

北青:中国麻将规则各地不同,参赛选手如何适应?

江选旗:世锦赛和选拔赛都是使用世界麻将组织编订的《麻将竞赛规则》,这份规则和我们平时私下“搓麻”的规则并不相同,因为麻将在中国不同地区有不同的玩法,在世界各地也各有不同,所以比赛必须要在此统一规则下展开。我们参赛的选手也是按照此规则比赛、练习。并不是说平时麻将打的好,就可以参加比赛。事实上,就算平时麻将打的再好,要想把此规则打好,也需要几年时间的练习和积累。

谈意义 中国选手惨败因心态问题 麻将精神蕴含人生哲理

北青:此前有报道中国麻将选手在此前某几届世界大赛上成绩不佳是何原因?

江选旗:由世界麻将组织主办的世界麻将锦标赛在2013年以前办了三届,前三届中国选手获得了个人和团体冠军。2013年媒体报道中国选手成绩不佳的那次比赛,并不是世锦赛,而是在法国举办的法国麻将锦标赛。当时我们为了推广麻将让高校选手参加,引起了一些争议,认为“大学生怎么能打麻将”,结果这支高校联队拿到了第四名,另外一只曾经在世锦赛上获得精神文明奖的西安的队伍拿到了第七名。当时我们去参加比赛的想法就是传播交流麻将文化,并没有以争取名次放到第一位。

后来中国选手又在欧锦赛上“惨败”,名次位列倒数,当时的国内的舆论影响很大。那次欧锦赛,我因为忙于别的工作没有带队。

因为是欧锦赛,所以欧洲以外的国家只有四个被邀请参赛,中国和日本是麻将传统强国,另外还有加拿大和新加坡。欧锦赛毕竟是欧洲赛事,中国被邀请参加只是为了交流传播麻将文化,成绩上并不想喧宾夺主,当时大家的心态就是“比赛完了好好玩”,所以赶到当地后马上参加比赛,结果时差都没倒过来,晕晕乎乎的就输了。没想到,回国后被舆论吐槽,说中国打麻将都打不过外国人,说起来比足球还丢人。后来,我带这些几乎原班人马再参加世锦赛,成绩一直都很稳定,蝉联多届冠军。

北青:那两次失败对于麻将的推广有什么影响?

江选旗:我觉得反而是好事,因为平时很少有人关注麻将,关注麻将世锦赛。后来因为那个事情,媒体都纷纷报道,说中国人打麻将输给了外国人,于是引起了关注。借这个机会,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了中国麻将,知道中国麻将的精神和内涵所在。

北青:您觉得推广麻将的意义何在?

江选旗:麻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所在。毛泽东主席曾经说过,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第二是《红楼梦》,第三就是麻将牌。麻将里面表现的是中国人、中华民族乃至中国文化独特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是东方人独有的思维方式的体现。所以,推广麻将其实就是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让世界通过麻将了解中国。我们常说,要玩的有文化,要有文化的玩,要有玩的文化。

北青:在推广和发展麻将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阻碍?

江选旗:我想最大的阻碍还是在对麻将的认识上。我们以前组织全国麻将比赛,还曾经被执法部门检查过,后来我们拿出了批文才能如期举办下去。

其实,麻将在中国是最普及的娱乐休闲活动,但提起麻将的旨意与精神,有谁知道?据于光远先生考证,中国老祖宗传承下来的麻将旨意与精神是:入局斗牌,必先炼品,品宜镇静,不宜燥率,得牌勿骄,失牌勿吝,顺时勿喜,逆时勿愁,不形于色,不动乎声,浑涵宽大,品格为贵,尔雅温文,思维上乘。这五十六个字,不但不是叫人去赌博,而是有人生哲理的,是教人修身养性的。

谈比赛 打竞技麻将20年家里人很支持

对于麻将世界锦标赛参赛选手焦灵花最有发言权,她代表中国参加了前面五届比赛,拿到过个人成绩第一名。

记者联系到她的时候,已经退休的焦灵花正在训练打麻将。训练结束后,她接受了北青报记者的采访,谈起了对于麻将世界锦标赛的准备和展望,以及对麻将的看法。

北青:您参加了几次世界锦标赛?

焦灵花:前面五次都参加了,拿过一次个人的冠军,其他几次成绩也还可以,只有一次成绩不太好。

北青:为本次世界锦标赛做了哪些准备?

焦灵花:为了这次比赛,我们组织了全国选拔赛,选拔赛后还组织了总决赛,就是为了选拔出牌品、牌风、牌技最优秀的选手参加。我个人除了参加这些比赛外,也一直在训练,每天都打麻将。

北青:训练主要是练什么?就是打麻将吗?

焦灵花:训练主要就是打麻将,我一般是下午打两个小时,晚上在网上再继续打,网上的比较快,一个多小时就可以打完。打麻将这个有技巧在里面,越打越熟悉。但是具体技巧也说不清,但通过训练是可以提高出牌的感觉和反应,积累经验。

北青:训练是在哪里?训练的对手是谁?

焦灵花:我们有活动室,是属于老年体育协会的。跟我一起训练的有参加这次比赛的选手,也有没参加的,但大家打的都是竞技麻将,水平也差不多,训练效果很好。

北青:下午和晚上都打麻将,会不会感觉累?

焦灵花:没有,这个就是我们这个竞技麻将和休闲麻将不一样的地方。竞技麻将有时间限制,2个小时内必须打完,而且每打一圈都要换地方,也就可以站起来活动一下,有些比赛还会安排中间休息。不是像休闲麻将那样赢了牌一直坐庄坐下去不动。

北青:训练打的是竞技麻将,平时会玩娱乐休闲麻将吗?

焦灵花:我从来就不玩休闲麻将,我也不会玩。我从98年一开始接触的就是竞技麻将,以前我也以为麻将是赌博,后来看到有个麻将比赛,还有竞技规则,体育部门还推广这个规则,我就学上了。

北青:每天这样打麻将训练,家里人怎么看?

焦灵花:很欣慰,我家里人都很支持。我一开始是跟我老公一起学的打麻将,但后来他因为工作原因就没坚持下来,我坚持下来这么多年,他很支持我,儿子也很支持我。包括我外出去打比赛,有时候可能还要自己垫一些开销,他们也很支持。

北青:无论是在活动室打麻将训练还是在网上打麻将训练,会带彩头吗?

焦灵花:不会,我们从来不带钱,就是记分。麻将选手的高低我们按照品级划分,根据以往的选手在正式比赛中的积分,由选手向世界麻将竞赛中心下设的品级委员会提交申请,审核评定后,颁发品级认证。从最高的一品到九品排序。我是一品。

北青:外国麻将选手的水平怎么样?

焦灵花:除了日本选手还可以,欧美选手一开始都不行,前两届我去打世界锦标赛,觉得他们水平挺差的。但最近几年欧美选手提高特别快,已经非常有竞争力了。但因为中国和日本有麻将的传统,所以还是有一些优势。

另外,欧美选手对于规则吃的很透,牌风牌品特别好,不像咱们有的选手因为平时还休闲娱乐,话特别多,或者出牌码放很随意,这点他们挺值得我们学习的。

北青:参加比赛的选手大多是什么年龄段?

焦灵花:还是中老年人多些,年轻人没时间嘛。像我已经退休了,我们去参加比赛的大多数都是退休的,年轻一点的也得40岁左右了。欧美那边也差不多,也是以中老年人为主。

北青:您觉得麻将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焦灵花:通过打麻将结识了很多朋友,尤其是退休以后,让我还能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另外,能代表中国出去,肯定有一些爱国的想法。在国内比赛的同时,还能领略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去国外比赛又能增长见闻。我觉得对我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子渊

sunbet官网 金赞app下载 澳门现金网app e世博网上娱乐 99真人